当前位置首页 > 新闻> 正文

轻松读史之大唐(204):俩国王一个抓一个杀,谁还敢不看唐朝脸色?

第一篇 创始团队:最初的神明(204)

贞观二十二年(648年),唐朝发起一场席卷新疆的‘昆仑战役’,虽然局部有点挫折,总体上大获成功。

九月初战役打响,唐军在总指挥(‘昆丘道行军大总管’)阿史那社尔带领下,用了三个多月时间横扫天山南北,到十二月,圆满达成战役预期:一是活捉挑头闹事的龟兹国王;二是对龟兹、焉耆两国,和北边处月、处密两游牧部落,这些反唐势力给予了重大打击。

轻松读史之大唐(204):俩国王一个抓一个杀,谁还敢不看唐朝脸色?

柏杨《白话资治通鉴》

唐朝进入西域,第一步消灭了高昌国(新疆吐鲁番),设立安西军区(‘安西都护府’),相当于建立一个前哨基地。从这里再往西,是焉耆和龟兹;往北,是处月和处密。这些地方原先都是西突厥的势力范围,虽然西突厥现任领导(乙毗射匮可汗)属于亲唐派,而且李世民还借着和亲,单方面要求他割让龟兹等五国作为聘礼(‘诏令割龟兹、于阗、疏勒、朱俱波、葱岭等五国为聘礼。’)但这些毕竟只是口头约定、外交行为,距离实际占领还差着十万八千里。

轻松读史之大唐(204):俩国王一个抓一个杀,谁还敢不看唐朝脸色?

柏杨《白话资治通鉴》

想实质占领怎么办?最好当然都派上兵。问题一下子,也拿不出这么多兵和钱来。比较节省的办法,是在当地扶持亲唐力量。但亲唐力量也不会从天上掉下来,还得自己慢慢培养。唐朝发起这场战役,最主要就是想打个基础:打掉一批旧势力、培养一批新力量。

旧势力两个典型,一是西突厥扶持的焉耆国王,兵败被杀;二是不守唐朝规矩的龟兹国王,捉回长安。有这两个榜样,以后西域各国干什么事之前,总要看看唐朝的脸色。

培养新力量方面,一是立了新的焉耆和龟兹国王,‘使修职贡’,以后老老实实按规矩进贡。另外又引入一股第三方势力。

说起来这也不算什么新力量。西突厥原先有个贵族叫阿史那贺鲁,曾做过前任可汗手下的‘叶护’,就是亲王的意思。前可汗被赶跑、新可汗上台,贺鲁属于被打压的对象。眼看前途不妙,贺鲁转过身,带手下投降了唐朝。

象西突厥这样的大国,几派人争来争去是常见现象。作为唐朝,一方面要押宝,重点扶持一家跟自己比较好的力量。那是不是其他派系就全都打压、或者不闻不问了呢?不是的。

汉朝有个学霸叫贾谊,二十一岁就在全国最高学府做了‘博士’。大家别误会,他这个博士可不是学生,而是博士生导师,准确讲应该叫教授。贾教授给汉文帝写了份报告叫《治安策》,讨论怎么样才能使国家安定。里面谈到一个观点:什么人比较容易听中央的招呼、又是什么人容易跟皇上作对?

和我们一般想的刚好相反:不是关系亲近的人听招呼,反而那些功劳小、关系疏远,地位又比较低的最忠诚,‘功少而最完,势疏而最忠。’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?不是因为这些人有什么特殊的、老实的本性,而是由于他们自身弱小、形势所迫不得不忠于朝廷,‘非独性异人也,亦形势然也!力少则易使以义,国小则无邪心。’——力弱就容易叫他守规矩,地盘小就不会有造反的邪念。会有邪念的谁?很简单:‘大抵强者先反。’势力大了自然容易造反。

贾教授这番分析,应该说还是很有道理的。不然这篇文章也不会流传两千多年,到现在还能看见。

就因为这个道理,唐朝在扶持某一派系力量的时候,决不能一心一意帮它做大做强,否则它总有一天会掉过头跟你作对。美国为什么对最亲密的盟友欧洲,还要死死地打压?我们从前不也吃过类似的亏:拿着中国造的武器、吃着中国产的大米,反过来还要打中国老师。所以,唐朝一般的操作,是同时扶持几个不同的派别。你把这叫留一手也罢、叫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也行,反正,不能叫对手搞成‘清一色’。

正是出于这种考虑,李世民对贺鲁的归降欣然接纳。把他安置在庭州(新疆吉木萨尔县,乌鲁木齐东北约一百五十公里),还封了个将军的头衔。

贺鲁同学看起来人相当机灵。一听说唐朝要打龟兹,立即作出一个决定:去见皇上。他带了几十个骑兵,长途奔波五六千里来到长安。见到李世民,说我对龟兹那一带熟,请皇上给个机会,让我为大军作向导。

唐朝一贯的政策,是鼓励各部落头领来长安朝见,何况贺鲁还说要帮着出力。加上他又是西突厥现任可汗的反对派,所以他是在一个合适的时间、一个合适的地点,做了一件合适的事情。李世民当即任命他为昆仑战役纵队司令(‘昆丘道行军总管’),又是请吃饭又是发奖金,让他赶紧回新疆前线效力,‘厚宴赐而遣之。

估计贺鲁在战场上表现不错。战役一结束,李世民不但恢复他突厥亲王(‘叶护’)的名号,还赏赐给他大旗巨鼓,基本已是个准可汗的待遇。除了这些‘名’,还有实惠:‘使招讨西突厥之未服者’。就是公开授权,允许他在西突厥境内开展军事行动、扩张地盘。第二年(贞观二十三年),更是直接在庭州(吉木萨尔)一带设立‘瑶池军分区’(‘瑶池都督府’),任命贺鲁为军分区司令(瑶池都督),隶属安西军区(安西都护府)管辖。

轻松读史之大唐(204):俩国王一个抓一个杀,谁还敢不看唐朝脸色?

安西(吐鲁番)-庭州(吉木萨尔)

唐朝方面这个布置,用意很明显:一是在西突厥可汗之外,把贺鲁打造成一支独立的亲唐力量;第二,安西都护府设在天山南边的吐鲁番,贺鲁的瑶池军分区,事实上肩负着替唐朝开拓天山以北地盘的重任。

从走投无路的西突厥反政府武装,摇身一变成为唐军重要将领、皇上跟前的红人,贺鲁的政治智慧,不得不说实在高明。他从前那个亲王的位置,十有八九也是凭本事干出来的。

本篇修订版,可关注微信公众号‘ 一分钟神思漫游’

本文作者:一分钟神思漫游(今日头条)

原文链接:http://www.toutiao.com/a6707591378911625742/

声明:本次转载非商业用途,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;仅用于个人学习、研究,如有需要请联系页底邮箱